因为身体健壮而且相貌俊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29 14:04    次浏览   

在夜场里,阿强受到的是明星般的礼遇,而且是人气超高的那种,甚至有说要给他钱帮他开公司的。不过奇怪的是,面对这样的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阿强未曾当真,全都婉言拒绝。逢场作戏就是逢场作戏,谁要是认真谁就输了。这是阿强工作的原则底线。

在专业技术方面,阿强就算不是大师,至少也是高手。无论是年过五旬,满脸横肉和褶子的阿姨,还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中青年妇女。他知道这些人要的是什么,而他给的往往比这些人所期待的要多。一般来说,拿人的手短,同行的兄弟们对客人装孙子惯了,连在晚上干活的时候都扭扭捏捏的。阿强没有这种习惯,他就像是一个音乐家,那些晚上来给他捧场的客人就是他的乐器,他在乐器上面为所欲为,令人意乱情迷,神魂颠倒,不知不觉就任人摆布。那些以为自己很粗暴的女流氓们遇上的就是这样一位比她们更流氓、甚至可以说已经流氓出一定水平的大流氓,每次离开,总是要阔气地留下身上带来的钱,一副踢馆不成黯然离去的神色。有时候是首饰,或者其他东西。阿强统统百无禁忌,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之后立马换成钱,好吃好喝,绝不亏待自己,毕竟这既是技术活,也是一项体力活。

在光怪陆离的大城市,灯红酒绿的夜场,阿强算是那一带的名人。人家当面是叫他强哥的。可能也是因为阿强的守规矩,所以即使有时候有些大老板就算知道他们的女人来找他,他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是家丑不外扬,也因为阿强只在夜晚是阿强,在白天就变成了行事低调的强哥。伺候客人就是伺候客人,露水夫妻而已,不走心,也绝不拖泥带水惹麻烦。这也是阿强在那家夜总会长盛不衰的秘诀。很多新手不上道,往往就栽在了一个贪字和一个痴字上面。

阿强在大城市的一家夜总会做公关。因为身体健壮而且相貌俊朗,颇受追捧,因此即使在生活成本高企的市中心,他也能住在一个装修相当讲究的套间,体面而隐秘。在工作之余,他的穿着打扮也十分得体,走起路来行端站直,颇具阳刚之气。但是他一坐到包间,马上就会主动跟他的客人们打得火热。他几乎什么样的话题都能聊得开,察言观色更是看家本领;有时候也能来一手小魔术或者小杂技,现场的气氛马上就会变得不一样。应该说,这实在是一个相当不凡的男子。

整晚的饮酒寻欢,谈天说地,有时客人跟阿强说自己的事,倒苦水,他就静静地听着;有时客人喝醉了,大吵大闹的,他也静静地忍着伺候着;也有比较过分的,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指着阿强的鼻子一顿破口大骂,或者义正辞严大道理一套一套,或者冷嘲热讽,拳脚交加,极尽侮辱践踏之能事,这时阿强才会叫外面的保安进来把这种几近失控的客人架到门外去。对于阿强来说,能来找他的那些客人都是可怜的人,她们或多或少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遗憾和伤痛,对于她们来说,清醒的现实或许是可怕可憎的,相比而言她们更愿意找个时间寻欢买醉,就算是一夜的欢愉也能在一时为她们镇痛疗伤。

来捧场的大多是那些人到中年的富婆。这些人年轻时候忙着打拼,一直以来疏远了丈夫和家庭,虽守着家财万贯,人前风光,却早已年华逝去、人老珠黄,其实除了手上的钱,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几乎没有。有的则是家庭破碎,境况凄凉,所幸还有些浮财在身上。她们愿意来这些地方喝喝酒,买场宿醉,更愿意和阿强这样颇有魅力的男子整夜整夜地厮混,算是对自己青春的追忆和补偿。阿强和夜场里其他的男性服务员不同的是,阿强在干完活计之后常常会附送上一个额外的熊抱或者一个贴脸来表示工作结束,也算赚一个回头客吧。